史料中心 滇西抗战 滇缅公路 驼峰航线 著名战役 抗战名人 抗战纪念 抗战论坛
滇西抗战 滇缅公路 驼峰航线 著名战役 抗战名人 抗战纪念 抗战论坛 返回首页 抗战关键词-中国远征军 抗战关键词-滇缅公路 抗战关键词-惠通桥 抗战关键词-驼峰航线
滇缅公路
   

 

克利福德·隆:昔日“飞虎”
            ——二战援华美国老兵克利福德·隆的保山之行

    一名二战期间参加过腾冲抗战的美国飞虎队老兵,在自己眉毛都已发白的垂暮之年,从大洋彼岸来到中国的滇西重镇保山——一如60年前义无反顾地来到这里一般,重返他青年时代,也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地方。

    他想看的,仅仅是这里的山山水水吗在这位经过战火洗礼的老人心里,想了却的,应是怎样的情结?

    当随行的中央、省、市等各级新闻媒体的记者试图通过简单的提问中获取答案时,79岁的克利福德·隆却用一次次情不自禁的激情讲述他当年的战争经历作为回答。如今,他已是美国空军上尉、美国飞虎队14航空协会前主席。60年前,他是“阿萨姆邦”的隶属23飞行大队第25飞行中队的一名P—40战斗机飞行员。(以陈纳德为首的美国志愿航空队“飞虎队”,1942年前被称为中国空军美国志愿航空队,1942年7月纳入美军现役,称为美国空军第10航空队驻华空军特遣队;1943年扩编为美国空军第14航空队。)

     在2004年7月31日至8月4日的“保山之行”中,老兵克利福德·隆讲述的第一仗,是收复腾冲战役。

     历史在他的讲述中,一次次复活,恍惚置身于六十年前的战争现场。


当年保山机场的照片

我用绑着刺刀的炸弹炸开了腾冲南墙

    8月1日,市博物馆内一张题为“我军从城墙缺口攻入腾冲城”的黑白老照片,把克利福德·隆引入了对战争的回忆之中:
1944年8月2日,我们根据地面部队提供的情报,对腾冲城进行轰炸。这是我第一次驾驶飞机飞越腾冲上空。我们的飞机在拂晓起飞。当时的腾冲城十分坚固。穴注:1944年的腾冲城建于1448年穴即明朝正统十三年竣工的石城。城墙全为巨石,高二丈五厚一丈二,宽达两平方公里,十分雄伟壮观。再加上日军经过两年多的经营,城墙上堡垒环列,城墙四角还有大型的堡垒。雪我从飞机上看到上万名远征军用云梯登城,因日军借石城的有利地势难以靠近,纷纷中弹,掉下云梯。8月3日,在得知我们扔下的炸弹被坚硬的城墙巨石反弹到离城墙几十米外爆炸而无法炸塌城墙时,地面的工勤人员想出了一个办法,——他们在炸弹上绑上磨尖的钢条,犹如给炸弹安上了“刺刀”。这样,当我们在飞机上扔下炸弹时,“刺刀”就能牢牢地“钉”在巨石上,准确地炸毁城墙。最后,我清楚地看到我扔下的炸弹把南城墙炸开了一个缺口……穴注,史料证实,南城墙是远征军第20集团军最先攻入城内的突破口。雪
讲到这里,克利福德·隆向市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投去了感激的目光。他说,你们收集的照片很精彩,你们完整地记录了那段历史。我还有一张当时彩色的保山机场的照片,我愿意捐给你们,让更多的年轻人更好地记住历史。
克利福德·隆深情讲述的第二仗是轰炸英国驻腾领事馆。

弹痕累累的英国驻腾领事馆

    英国驻腾领事馆旧址位于腾冲县粮食局内。1899年穴即清光绪25年雪,英领事杰尔逊到腾冲设立英国驻腾领事馆。民国10年开始动工修建领事馆。因全仿英式,且四壁均以火山石砌成,工程十分浩大,历时十年才竣工。1942年5月,最后一任领事裨德本在日军占领腾冲城之前,率领领事馆人员撤走。领事馆成为了日军的城防司令部。
2004年8月3日,当克利福德·隆走到已被木栅栏围住的英国驻腾领事馆旧址前,看着墙体上清晰可辩的累累弹痕时,喃喃地说:“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连续作战12日才攻克领事馆的原因了。”“这里不但是用火山石砌成的,连门窗都是用石条砌成的。”
伴随着一个飞机起飞的手势,克利福德·隆缓缓地讲道,1944年8月18日,天空一片湛蓝。接到准确情报后,我们的飞机呈攻击队形起飞,并在空中同日军飞机相遇。当时,敌军的火力很猛。但我们也进行了猛烈的火箭轰炸及扫射。我亲眼看到成千上万的尸体,到处都在冒烟,炸弹爆炸的声音此起彼伏。看看这些留下来的弹痕,就知道当时的战斗有多么激烈了。
1944年8月20日,领事馆被攻克。我们的飞机击中了房顶,平日壮观的领事馆仅剩下了四周的墙体。

紧急迫降保山机场

    8月1日,站在太保公园观景台远眺保山城时,克利福德·隆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看到了保山机场。他一边回忆着60年前保山机场的模样,一边不时地点头,指着机场东边连绵的群山说:“的确很像。”

    1944年8月16日,我在执行轰炸腾冲城中心的战斗任务时不幸被子弹击中了飞机的右翼。当时,飞机立刻失去了平衡,开始在空中翻筋斗。我一下慌了,我想,完蛋了!但我还是立刻控制好情绪,定了定神,努力让速度保持在160至180千米之间,并决定在保山机场实施紧急迫降。我没有按照常规实行跳伞,因为我相信自己能够平稳落地。这时,右边翅膀已经掉了。我全力加速俯冲,尽全力把飞机摇摇晃晃地降了下来。可是,我又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没有在迫降时提前打开机舱盖。这下我可急坏了。但我不知何故,竟然使出了超人的力量,打开机舱盖,跳出机舱,然后使劲往前跑。

    当我跑出一百多米再往后看时,看到飞机已经被毁坏得面目全非了。我对自己没有控制好飞机感到很失望。但是,我又为自己能够逃生而感到兴奋不已。上帝真是在保佑着我。

     经过简短地休整,我又投入到了新一轮的战斗中。之后,我还有过一次因为被子弹打中副油箱,弹痕像一朵巴掌大的花,立即进行了第二次紧急迫降的经历。60年前的情景,仿佛就刚刚发生在昨天。至今,我都清楚地记得每一个细节。

     从1944年7月29日到1945年3月2日八个月的时间里,我一共完成了104次战斗任务。

我们是朋友

    2004年8月2日,克利福德·隆走进了腾冲国殇墓园,向长眠在这里的14名美国空军和陆军顾问团的官兵敬献了花圈。
    他说,这一天,对于他而言意义非比寻常——60年前的今天,他驾驶着战斗机第一次飞越腾冲上空。

     60年后,在庄严、肃穆的国殇墓园里,他和应邀而来的9名中国二战老兵亲切握手、交谈。虽然语言不通,但他们用简单的手势进行交流,并不时在早已长满皱纹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突然,克利福德·隆请同行的中美航空历史遗产基金会主席杰夫·格林向9名中国老兵问了一个问题:“60年前,为了完成轰炸任务,克利福德·隆曾误炸了中国远征军。但是,如果不那样做,中方的死亡会更加惨重。这么多年来,尽管可以说服自己,但克利福德·隆心里仍然十分不安。你们怎么看飞虎队员你们会原谅他吗”

     通过随行翻译的解释后,9名中国老兵不约而同地对着他摇了摇头。他们或拍拍他的肩、或伸出大拇指,或紧握住他的双手,告诉他:“我们理解,我们是一条战壕的战友。”

     与克利福德·隆同岁的卢彩文笑着说:“你们从万里之外的美国来到这里帮助我们打日本人,我们是不会忘记你们的!我们不怪你。”
    听说这话,克利福德·隆用力地握住卢彩文的双手,对他说:“我们活了下来,我们是战友。谢谢你们!”

幸运的查尔斯·邦德

    在腾冲,收藏战争遗物似乎成了一种约定俗成的行为。他们会自觉、自愿地通过一张老照片、一把生锈的军刀向外人讲述起发生在腾冲的苦难深重的抗战历史。

    腾冲的民间收藏家段生馗,自然就成了当地的名人。

    8月2日中午,克利福德·隆一行6人来到了段生馗的家中,参观他的抗战藏品。在远征军的军装、绑腿、刀具及美军用过的剃须膏、爽足粉、幻灯片、军用电话机、袖珍照相机等藏品前,克利福德·隆又一次被引入60年前的回忆之中。摸着写有“来华参战洋人,军民一体救护”的救护文告时,他下意识地拍拍穿在身上的西装,告诉段生馗:“当年它就缝在我的衣服上。”这个被叫作“血幅”的救护文告,是当年美国飞行员的“护身符”。一旦飞机失事,飞行员跳伞后即可凭此得到中国军民的救护。

    在一本有关飞虎队的刊物旁,克利福德·隆认真地翻看了起来。他仔细地阅读着刊物的内容,对图片也一一辨认。在一页登满飞虎队员头像的页面里,他认出了查尔斯·邦德。

    美国空军退役少将、飞虎队王牌飞行员查尔斯·邦德于1942年5月4日,独自驾驶一架战斗机,与27架日机进行空中作战。虽寡不敌众,但其英勇的行为,已在保山的抗战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页,成为中美深厚友谊的又一见证。

    当得知查尔斯·邦德已被写入保山志书时,克利福德·隆说,他很幸运。我们为此而感到骄傲。几天前,他还和我们一起在昆明参加了中美二战友谊国际学术研讨会。只可惜由于患有腿疾,他没能回到保山来。

一封致保山人民的公开信

     短短的五天时间里,克利福德·隆一行还参观了保山机场、易罗池、腾冲和顺乡弯楼子博物馆。

     每天,他的妻子谢莉·摩兰德·隆都会坐在一旁静静地等他写完当天的感受。他们的爱情,开始于克利福德·隆参加战争之际,之后便一直延续至今,已有整整62年。谢莉说,回保山、回腾冲,是丈夫多年来的心愿。如今,陪他了结了此愿,真切感受到了丈夫难以言表的复杂心情。保山在他的心中,一直有一个特殊的位置。

    于是,作为本地记者,我很荣幸地得到了一封《致保山人民的公开信》。克利福德·隆说,保山没有忘记我们,飞虎队的历史已被你们完整地记录。我会告诉我的亲朋和家人,以及年青人,我所经历的历史;也相信你们也会让你们的年青人了解滇西抗战,珍惜中美两国之间的友谊。

    8月4日,当白发苍苍的克利福德·隆和谢莉站在保山机场的飞机扶梯上向我们挥手告别时,他的一番话又在我的耳边响起。当年风华正茂的小伙,如今已变成了步履蹒跚的老人。60年的岁月已使很多往事变得模糊,然而,对于经历过这场战争的老人们,这却是他们一生中永远不会忘却,最铭心刻骨的记忆。

     飞机起飞了。真诚地祝愿这些曾经为了追求正义和自由而毅然远离家乡,与中国人民并肩作战的老兵们,幸福健康

 

 
     

保山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保山新闻网建设管理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